历经了六季的《奇葩说》,还剩下些什么?

2020-01-14 来源:电愉蓝蓝

只剩下满满的套路了

《奇葩说》从2015年开始已经更新第六季了,相信现在很多人都是《奇葩说》的老粉,巧了,我也是。从第一季的肖骁的娘娘腔、范湉湉的咆哮式辩论,再到如今的“鸡汤王”陈铭和“博学奇才”杨奇涵,一直追随到《第六季》。

 

《奇葩说》第六季

在去年《第五季》完结之后,超多观众都在翘首以待着第六季的更新,终于在今年10月份时,迎来了第六季。粉丝们端起小板凳坐在电脑前,兴奋的看着《奇葩说》,却发现它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了。

第六季《奇葩说》里面的嘉宾越来越正常,辩题越来越相似,节目规则也越来越正规,它似乎没有了前几季的“胡搅蛮缠”和“群魔乱舞”,更像是一个规则严谨的辩论比赛。但这被“招安”的样子真的是《奇葩说》观众所期待的吗?

一、前期的《奇葩说》--“群魔乱舞”的巅峰

《奇葩说》第一季,在2015年播出,当时市面上真的没有这样类型的节目。有的都是类似《中国好声音》、《欢乐喜剧人》、《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等等节目,这些节目说实话没有太多的新意,都是一个节目攒下来的套路,进行复制粘贴然后换名而已。哪怕节目质量再好,观众看多了也会有些审美疲劳。就在这个时候,《奇葩说》的横空出世成了诸多年轻人狂欢的阵地。

第一季《奇葩说》,可以说是马东和爱奇艺在网综里的试验田,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这个节目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播出,播出后会有怎样的反响。所以第一季节目中,各类人都有,乖巧的、调皮的、娘娘腔,还有专业辩手马薇薇,一群完全不搭的人被《奇葩说》剧集在了一起。他们在《奇葩说》里争相发言,非常积极的表达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观点,一言不合就开吵,局面一度难以控制,马东几度敲着小棒槌控制。

 

《奇葩说》第一季马薇薇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第一季的时候,有一个辩题是《该不该让你的伴侣看你的手机》。肖骁、范湉湉和马薇薇等人,皆是口出狂言。范湉湉的一句“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天性,看呀”成为了她后面几季都无法超越的金句,而马薇薇的一句“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你跟你的器官说隐私”又让多少女孩为之鼓掌称赞。

 

《奇葩说》第一季范湉湉

这些人在这个时候,是真的奇葩。

而屏幕外的观众,看着节目里他们放肆的喊出自己内心隐藏着不敢说出的话,格外的兴奋和满足,好像突然之间,找到了自己这一代人的归宿。

一开始马东给《奇葩说》节目的定调就是给年轻人观看的,还曾在节目的开头强调“父母们需要在90后的陪伴下观看此节目”。而且当时根据爱奇艺的后台数据显示,移动端第一次超过了PC,PC到移动的转换,意味着受众人群的转变。

移动端的受众都是一些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正处在期待证明自己,特立独行,有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他们期待得到外界的认可,也急需一个表达的窗口,《奇葩说》正是他们理想中的样子,所以对比当时中规中矩的电视综艺《好声音》、《爸爸去哪儿》等,全新形式的说话节目《奇葩说》,正好抓住了这个时代机遇,以其犀利、有趣、奇葩的姿势脱颖而出。

《奇葩说》第一季播出之后好评如潮,豆瓣评分至今仍停留在9.1分,不仅为当时的综艺市场扔下了一支强心剂,也为网络综艺打开了一个缺口。

 

《奇葩说》第一季豆瓣评分

然而猖狂了一季之后,第二季节目组和奇葩们更大胆了些,尝试了一些新锐选题和新锐的角度,但是这次尝试一下子就被打回头了。第二季中多期内容被强制下架,最后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第二季《奇葩说》都被封禁。

二、中期的《奇葩说》--渐趋规矩的稳定

《奇葩说》经过两季的辉煌和混乱、打压,马东和爱奇艺对该节目进行了一些调整,规则也渐渐明晰。从建立《奇葩大会》为《奇葩说》的正牌选手做海选准备,到《奇葩说》中明确分出一排二排议员,再到带队比拼,清晰明了。

节目的规则变得清晰,赛制也慢慢模式化,慢慢的变得规矩正经,从而也就要求这些节目嘉宾更加的规矩。不再是什么人自称是奇葩都能进来。因为有了此前的名气,所以报名来参加节目的很多,但是能来参加《奇葩说》的嘉宾,不是来自各个专业辩论比赛的辩手:2018年华语辩论世界杯最佳辩手詹青云、新加坡国立大学辩论队教练庞颖,就是各地的红人。

 

《奇葩说》新任奇葩

不过这些人进来了也不一定能够畅所欲言,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奇葩说》开始变得束手束脚,甚至一些词汇,还被消音打码,十分影响观众的观看。好在节目开始规矩

而且自从第二季多期节目被强制下架之后,《奇葩说》在辩题上也做了不少的调整,出现了很多与以往极其相似的辩题,诸如“漂亮女人该拼事业还是男人”、“高学历女生做全职太太是浪费吗”、“撒娇女人最好命吗”反反复复的调词改句,其实说的都是一个意思。

到了后期《奇葩说》节目甚至为了规避一些犀利的选题,给这些选题都披上了“奇葩星球新规定”、“奇葩星球XXX”。可以说,经过了前两季疯狂的《奇葩说》,在规则上都渐趋稳定,也懂得寻找各个方法来包装自己的辩题。

三、如今的《奇葩说》--还是奇葩们的舞台吗?

但是稳定下来的《奇葩说》却再也不是当初那群追着节目看的哈哈哈大笑的观众们想看的样子了,更不是奇葩们的向往的能够表达的舞台了。如今的《奇葩说》更像是一个专业辩手打比赛的舞台,导师和队长更像是打辩论比赛时的带队教练。

到了第六季,《奇葩说》明显的江郎才尽,辩题没有新意,不再年轻化,更有太多偏向职场、工作等方面的辩题,从六季以来的辩题可以看出,越到后期,关于“奇葩新规定”和“职场上”的问题更多了些,几乎占据了一季节目的一半。

  

《奇葩说》历来辩题(标记皆为重复和奇葩新规定)

不仅辩题没有新意,节目也变得不再纯粹了。节目中有从第一季一直留到第六季的老奇葩们:颜如晶、黄执中、肖骁、邱晨等人,还有一些刚加入的新奇葩们,这些新奇葩要想过的好,就必须参与到《奇葩说》的抱团当中。在第四季和第五季时,傅首尔和董婧之间的化妆间打架和抱团之战,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结果就是谁站对了队,谁便留下喽。

在最新的第六季,上来备受关注的就是“美女学霸许吉如走后门”,“罗振宇为挽留许吉如不顾自家战队成员”,还有“许吉如和杨奇涵的复活通道黑幕事件”,一桩桩一件件,都让观众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些节目之外的事情。很多都说看《奇葩说》笑变少了,注意力也不再集中了,可它明明是粉丝觉得连综艺最高称赞“下饭综艺”的称号也配不上它的节目啊。

 

《奇葩说》第六季黑幕之争的当事人许吉如和杨奇涵

现在的《奇葩说》不再像当初一样输出好玩、有趣、新鲜的观点,而是开始大量的灌输碎片化的知识,俨然与罗振宇的《得到》APP没什么两样了,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导师从高晓松变成了薛兆丰和罗振宇。

有点可惜,从2015年第一季,到2020年的《第六季》,历经了6年,曾走过巅峰,如今却在一步步的走向没落。但这也许是所有内容最后的归宿,似乎没有哪个节目能逃得过.

Tags:

文娱产业
《刺杀小说家》定档,杨幂出演冷艳反派
杨幂首次出演反派,叼烟的样子太帅
没有了